->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 薛成|春到石羊

薛成|春到石羊

作者:薛成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07-25



春到石羊


作者:楚雄.薛成

?

春到石羊,它像一本线装书,在内心舒展一幅幅写意的画卷,不时袭来一股淡淡的乡愁。

石羊又名白盐井,因盛产食盐而兴盛,亦因此而得名。羊爱吃盐,是动物的天性,石羊小镇被连绵不绝的大山怀抱着,大山之上,悠闲自在的羊,千年延续,至今还能经常听到“哞——哞”的叫唤声。

是羊发现了盐,还是盐滋养了羊,为何取名石羊,所有的遐想都充满了诗意。

云贵高原的群山之中,有一座如此庄严肃穆、金碧辉煌的孔庙,庙堂之中,端坐着一尊技艺精湛,峨冠博带的孔子铜像。这一切渊源,注定了石羊的前世今生不同凡响。

朋友的女儿在虔诚地上香、写字,在孔子铜像前许愿,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纯净,仿佛瞬间就穿越时空,抵达远方......

朋友说,他们不远千里到石羊祭拜孔子,就是要女儿在紧张的高考战役打响之前,沾一点孔夫子留给读书人的文气,舒缓一下筋骨,求得身心的澄澈宁静。

站在西汉开凿的庆丰井旁,一股潮湿略带咸味的空气扑面而来,古朴青砖砌成的井壁上,沉积着一层层盐花,伤痕累累的木轱辘下,一汪浑浊的卤水蓄满历史的沧桑。

抚摸着井边一米多高的石柱上,两只汉白玉雕刻的羊,见证了“车水马龙羊城郡,万贾云集四方交”的过往,还在聆听着历史的回响。

闭上眼睛,周围似乎传来忙碌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轻,古人打水取卤、热火朝天的场面似乎就在身边重现,这感觉慢慢扩散开来,石羊往昔的繁华,在茶马古道上渐行渐远。

从这一口口盐井里,源源不断被舀上来的卤水,被千千万万个盐工,挑到了旁边的象鼻山上,倒进了卤水池,又用长长的竹筒,输送到几十米高的晒盐棚上。如今石羊的盐井虽然已经停产,但流传至今的“土法”制盐工艺,还受到远道而来游客的青睐。

我一次次站在晒盐棚旁,思绪万千,遥想明清两朝,千家万户的手工作坊,每年熬制出九百多万斤上等的石盐,每年的盐税可达8万两白银的石羊,那是何等的荣耀。时移世易,今天它却待字闺中,遗留在高原深处,等待远方的你来掀开它神秘的面纱。

富阳开元棋牌开元电子棋牌漫步石羊古镇窄长的街上,游人如织,百业兴盛。我仿佛看到,那些南来北往的客商,赶着长长的马帮,深一脚、浅一脚,走在茶马古道上,一路颠簸到了石羊,白天储备好珍贵的食盐,晚上就住进客栈,和才子佳人们饮酒吟诗,共度良宵。

南腔北调的商贾名流,带来了经济的鼎盛,也带来了文化的激荡。在这个方圆不足十里之地方,曾经诞生过五大书院及多所义学、塾馆,仅明清两代曾有翰林2人、进士7人、举人60人、贡生200多人……

从晒盐棚边砂石板路上出来,站在迂回曲折的香河边极目四望。金灿灿的阳光,铺满了河面,春的笑脸,已经爬上了嫩绿的枝头。

“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在一个不经意的清晨,河边的美女们,还伫立窗前,目送着茶马古道上渐行渐远的“马锅头”,依依惜别之际、泪眼盈盈的画面,那是何等的侠骨柔情!

伫立吊脚楼旁,百花初放,古镇石羊,那些散落香河边的故事,如今正在演绎春的交响。


(蓝雪儿)


下一篇:

没有啦!
薛成|春到石羊 - 散文 - 开元电子棋牌_富阳开元棋牌_kg开元棋牌客服 开元电子棋牌_富阳开元棋牌_kg开元棋牌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