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 紫荀|白塔远影

紫荀|白塔远影

作者:紫荀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05-05


??? 白塔远影

作者:紫荀

?

文化该不是一种装点。

风花雪月是场生命的宿醉,流连美景也做不了珍藏。时光总是在过滤着什么,能留下来的属于历史,历史不会去装点谁的梦,却让人梦在其中。

在蜻蛉河畔行走,一不小心就会被白塔所牵引,凝视的时候,是寻找与碰撞的一次约会,如清晨的雨露滴落沉睡的梦,醒来还是睡去,或是出走,选择给生命历程留下了感伤的烙印。

这个早晨,我只是踏着你的脚步,对记忆做一次挽留,对爱做一次回眸。

唐时的古韵,留存在古柏的沧桑中。白塔公园的苍翠,在恒古的风中轻舞着生命的律动,源源不止、生生不息。青山黛色、林海涛声。侧耳间,南诏烟雨如昨,金銮歌舞成景。从这里走过,让思想完成了一次次的穿越,却让心灵更加的保守。这是一种精神,与时代相容,古老是它的生命。回忆总是被现实打破,更深的回忆让历史活了起来。

三仙女造塔的故事总是些回味,那些歌颂美好的神话是一个时代充裕的想象,那些戏言鬼魅的传说是一个王朝覆灭前的自嘲,佛与魔只在一念之间,看的是为己还是为人。白塔依然耸立,东塔和南塔相见含羞,只是无论怎样的背影,它留给我们的都实在太多。康定之时必有盛举,三仙女的故事总在延续,当代人的脚步没有停歇,于是白塔多了天梯、东塔多了幽径、南塔多了亭台,这多少是传说的一个注解,是遗产的一种证明,亦如南塔的正心亭,名如其,心如昨。蜻蛉大地繁衍至今,积淀着辉煌,也创造着辉煌。

庙宇的香烟总是不绝,善男信女如织如流,有的慕名而来,有的留名而去。虔诚是谁?在佛前总是矛盾,看破或是看不破跟无相无关,佛不言语,却笑看千年。其中,自然也有高士,他们是不带一丝尘埃的行人,在白塔作一次漫无目的的游走,却留下了“孤高出尘表,四面上为宫”、“倒竖浮图此独有,擎天玉柱世间无”等名篇,让这座千年佛塔凭添了多少灵气。回眸间,唐古的遗风未曾远去,远去的该是当下的一丝浮华。钟声已经敲响,不远也不近,我辈之人,何不觅音起舞,弹冠挥剑。

白塔是一个开放的公园,已冲出了商业化的包围,不再设置收费和门禁等诸多障碍,向人们展示着宽阔的胸怀。在白塔公园漫步,没有访客的生涩,置身人流,有的只是居宜闲适。林荫下,多有不困于世俗的情侣,他们就如同叶尖行走的鸟儿,牵手细语,给美景以装点,给嘈杂的城市以温馨。亭台间,长廊上,那些捕捉时光的老人,三三两两,或是长笛短箫、舞风弄扇开起了音乐会,或是围坐石椅,背靠青山来上几把棋牌,对白塔夕阳做着日复一日的守候。孩子们也有自己的天地,白塔山中的池塘自是他们的乐园,塘中有水有鱼,水倒影着山,也倒影着他们成长的童年。还有那些登高望远的人们,沿着耸立的天梯,一步步登上佛塔,来一次跨越的体验,作一次凛然的回眸,对着白云蓝天来一声抒怀的长啸。所谓一山一景色,一人一个性,置身白塔,谁也不去把谁打扰,谁也不用谁来附和,这是思想对思想的解禁,这是想象给想象腾出的空间。

白塔山下,一个现代县城已初具雏形,白塔在视野里已逐渐缩小。彷徨间,可以听到大姚一中传来的朗朗读书声,似乎在进行着一次羞涩的坚守和温柔的抵抗。这依山而建的校园已有70多年的历史,李一平先生自下庐山,不自觉地将校址选在了白塔山下,这或许是文化自觉的一种孤独,或许是人文情怀的一种相通。无论怎样,永聪、田子华等大批仁人志士从这里走出,走向了更大的世界,他们在白塔山间留下的壁画长联,墨迹未干;他们在白塔山间留下的足迹,引导着更多的人去追寻。白塔山脚的另一侧,现已改建成了人工湖,湖水恰如一条玉带,飘绕在白塔胸前,使得白塔更加内秀,也更具灵气,这是人与自然的通融之作,这是历史与现代的相思之约。簇拥的不是一种文化,封闭的更不是一种文化,想来多年后,湖水依旧,又有多少初识愁情的少年,会在湖岸上折下今日种下的柳条,遥想白塔的往事。

人总是在不经意间完成与自己的对话。将自己置身于历史的境地也只是在烟火一闪一灭之间,没有大彻大悟,这是一次心的旅行,这是一次美丽的逃亡。

谁让我对生命如此留恋,时光总在打捞,此岸和彼岸,我望穿秋水,原来历史只是一朵浪花,落在了平静的心上,我的心不动,有的只是告别风的无边沉默,而你总是穿梭于梦里梦外,睡去是离开,醒来却是种错过。


????????????????????????????????????????????????????????? (蓝雪儿)

?

?

?


紫荀|白塔远影 - 散文 - 开元电子棋牌_富阳开元棋牌_kg开元棋牌客服 开元电子棋牌_富阳开元棋牌_kg开元棋牌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