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纪实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 帕男,一个诗人报告文学家

帕男,一个诗人报告文学家

作者:海口苗洪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06-19


?一、诗人写报告文学,帕男不是先例,但帕男的报告文学有帕男的诗歌气质

?

“我应该叫你诗人,还是散文作家,还是报告文学作家呢?”我看门见山地问。 ?

帕男却这样回答我:“按创作题材分类,除非你专工一样,就好说了。不过冠以什么头衔都不重要,不管写作什么体裁,统称为写作者更为合适。在当地写作者圈子里,也可以说在云南文坛,只知道我写诗,而不写别的。”

诚如帕男说的,我也只知道他写诗,从我认识他开始,四年时间,几百首诗歌向我掷来,炸得我眼冒金星。老实地讲,正是这种狂轰滥炸,我注意到了帕男,也注意到了帕男的诗歌。

四年时间是短暂的,这对于人生来说,却对于个人只专注于一个的作品研究,四年时间又是漫长的。我以帕男为个例,对其诗歌文本的多维关注,写下了上百万字的读后、评论和专着。帕男这个名字,在我脑子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诗人,而且根深蒂固。

要不是《滇我的那个云南》的创作出版显得那么艰难,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向我诉苦,我便不知道帕男还另有绝活。

写作散文的女作家一馐告诉我,帕男的散文更棒,我试图顺着一馐话去追朔探究,是不是这样?在追朔的过程中,我发现他的写作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帕男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初就开始写作,那时,他还在湘南一所私立大学里寒窗苦读。听他的大学同学讲,帕男在上大学三年,老师布置作文他是班上唯一一个交小说的。

后来和帕男的交谈中,从他亲口说的话也证实了这一点。他写过七八个短篇,他记得的就有《倩男小传》、《遥远的地方有一双眼》等等,不幸的是这些小说没用公开发表也没有保存到现在。

帕男说,19854月,他还未毕业就被湖北十堰市人事局要到了该市的一所中学任教,而后转到电台从事记者和编辑工作。人家说,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他说其实不然,应该是心有多大,苦难就有多大。由于去深圳心切,他居然不顾一切地辞去了公职,没有想到这一辞职却成了苦难的开始。

在重新求职途中,他把书稿交给了一位在广东韶关医院实习的广西校友保管,等流离经年,在云南安顿下来,这位校友却去了美国的休斯敦定居。从此后,帕男的书稿与那姑娘一起均渺无音讯了,他对其书稿的命运不再去想象、追问。

从事新闻工作的帕男偶尔写诗,多年后的1996年才出版了他自己的第一部书《男性高原》,在写诗的同时又开始涉猎报告文学写作,也就在同一年出版了他的个人的报告文学集《高原潮》。

间而又有多部散文集或长卷散文出版发行,帕男的散文开始被文坛关注,且进入了一些评论家的视野。

多位文友在私下和我聊起过帕男的诗歌和散文,还要我对帕男的诗歌和散文进行比较,是觉得诗歌好还是散文好。我并没有直接地给出答案,但我听出文友的真实表达,他们其实更喜欢帕男的散文。

帕男对自己的散文也很自信,甚至跟我说过,他的散文成就应该在诗歌之上,我只是没有承认这一点,但就我读过他的不多的散文篇什,我还是更偏爱于他的诗歌。

诗人写报告文学,帕男不是第一人。可能有人难以理解帕男作为诗人,是如何处理报告文学和诗歌不同创作方式的转换,众所周知,报告文学这种体裁的文章兼有新闻和文学的两种特点。新闻要求真实性,而诗歌需要的大胆想象。我反而认为,作为诗人的帕男在报告文学创作上正好吸收小说的描写技巧、戏剧的对话艺术、电影分镜头的叙述方法以及诗歌的跳跃手法等。

帕男的报告文学往往凭借散文和诗歌语言,戏剧、电影的叙述方式,化平庸为神奇,或以全景式,或集合式,抑或卡片式等等对重大事件的还原、展示和记录。

帕男一共创作了《高原潮》《阳光地带》《穿过神话之门》《裂地惊天》《滇,我的那个云南》 《芳泽无加》《大江歌罢》《格局楚雄经验密码》8部共计200余万字还多。

这些作品中影响最大的是《裂地惊天》。《裂地惊天》以反映大姚7?21”地震抗震救灾为内容,在地震发生不到一个月,帕男就完成了这部长达25万字的长篇作品并由云南民族出版社迅速出版,作品还获得了第二届楚雄州文艺最高奖“马缨花文学奖”一等奖。

该作品在当时的社会评价也很高,老领导马荣春认为:书中全景式地,立体鲜活地再现了7?21”地震发生后,从灾区到全州,全省乃至到全国围绕抗震救灾所发生的事件和场面,其视野之开阔,信息之丰富,气势之奔放,描述之清晰,使你不能不为之震撼。

老作家熊望平当时还特别撰文称道:“由瑶族作家帕男推出的长篇报告文学《裂地惊天》在大姚“7?21”地震发生后两个月就与读者见面了。洋洋20余万言,按常规讲,写作或是出版,两个月的时间,任中一项都难以完成。地震本身就是反常规的,因此《楚雄日报》也用超乎常规的行动来完成反映地震的作品。我曾同作者帕男先生说,你真是快手,且快还快得有质量。”

从帕男的一系列的报告文学作品看,他对待报告文学写作的态度是严谨的,继《裂地惊天》之后,没有一部作品不敢草率应付,从选题到创作和出版的每个环节都是一丝不苟,这取决于帕男对文字、文学的敬畏。

诸如《滇,我的那个云南》,该选题是平实的却又意义重大。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云南,为云南给出了这样的定位:“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引领各项工作,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发展战略,闯出一条跨越式发展的路子来,努力成为我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谱写好中国梦的云南篇章”。

帕男迅即捕捉到其中的一条重大信息就是要求云南要做“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再者,云南省委、省政府早在2007年就推动了“七彩云南保护行动”,确立了“生态立省,环境优先”的战略思路,生态文明建设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十八大报告创造性地提出了“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以及习近平总书记生态文明的一系列讲话,使帕男抑制不住创作的冲动,于是创作出了《滇,我的那个云南——云南生态文明记》。该作品不但站在全省的高度,而且从生态屏障的世界眼光,以真情实感关照生态文明建设,难能可贵。

帕男的这部作品,构架全省,撷取典型,深入细节,以诗歌的灵动跳跃,散文的形散神聚,小说的丰富细致,电影的运动重组,戏剧的突转发现等等,加上帕男独特的语言风格,使作品极具魔力。

刚刚创作完成的长篇报告文学《大江歌罢》是对国家大项目全景式的描述,全面反映了“西电东送”金沙江中游水电梯级开发大战略中的观音岩水电站移民搬迁的完整图画。

帕男的长篇报告文学《格局——楚雄经验密码》刚刚创作完成,全书40万字,是一部现实题材的作品。该书以云南省委书记为楚雄州实现跨越发展中取得的优异成绩点赞为切入点,全面反映楚雄州面对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烟草工业持续负增长、自然灾害频发等严峻挑战,尤其是面对全州工业经济企稳回升的压力,商贸企业发展后劲不足的压力和一、二、三产业与目标有差距的压力,供给侧改革任务的压力。楚雄州委、州政府率领全州各级领导干部采取一系列既利当前、更惠长远的举措,促进经济强劲、均衡、可持续和匹配性增长,可谓高瞻远瞩、运筹帷幄、励精图治、负重前行,全州各项指标总体上实现了在云南省“排名靠前、位次提升”,在全省发展格局中正由“跟跑方阵”逐步进入“领跑方阵”。

我问帕男,为何要选择这样一个题材?

帕男回答道,选择《格局——楚雄经验密码》其实就选择了挑战,但为了宣传楚雄,他可以全然不顾,不遗余力,担当起一个写作者的责任。

?

二、以《滇,我的那个云南》为例,该书就是一部“诗报告”

?

帕男近期出版的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 ——云南生态文明记》是一部将民族地区的全面发展主题与文学艺术融为一体的优秀作品。

习近平同志十分关心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及其文化发展。

2015120日,习近平来到古生村村民李德昌家。看到院落干净整洁,植物生机盎然,一家七口“四代同堂”,习总书记由衷赞叹:“这里环境整洁,又保持着古朴形态,这样的庭院比西式洋房好,记得住乡愁。”还让习近平惦记的,是曾给他写信报告高黎贡山隧道即将开通喜讯的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干部群众回信

帕男的这部作品深度解剖了云南这一边陲省份自古以来的民族文化沿革历史及其与中华民族文化的总体认同感。与此同时,作品还深度涉及了该省主要领导同志关心云南生态建设的具体工作及其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的描写。

同时,作品本着非虚构的原则立场进行总体的构思与创作,既保持了该着作的思想性,与此同时又保持了完整的文学艺术性。

(一)关于作品的学术性状况。习近平同志关于云南生态建设的重要指示是指导整个云南生态建设工作的指南也是帕男这部作品贯穿始终的文学主题。因为生态平衡建设的发展与具体工作,涉及的是一个关于如何处理,分析云南生态形势与布署及未来发展趋势及发展前景的宏观主题,因此使帕男的这部作品明显呈现出相应的学术性。如何在一部定义为报告文学的作品中,将关于社会经济建设,文化建设,道德建设等多重与学术有关的议论主题有机的在作品中得到比较客观,完整的展现是帕男创作这部作品的关键之处。

实际上云南作为边省份,少数民族十分集的重要人口特征,每一步行动步骤都涉及到精密的学术研究领域。这也是这部作品学术元素体现的重要依据。当然,在我们今天的论文中,因篇幅有限,只是简单概括一下作品的学术根据。

(二)关于《滇,我的那个云南》这部作品的民俗元素。云南作为一个少数民族大省,文化元素非常复杂。在我们进行云南生态平衡建设的运动进程中,如何处理各民族文化之间的发展与协调是涉及云南整体发展的重要课件之一。

一个地区要发展经济,首先就是文化的发展工作。事实上,云南许多本土文化资源,民俗资源等都是具有潜力的经济资源。在前几年帕男曾经创作过一些关于云南香格里拉丽江等游记作品。这些作品后来都被许多景点当成景点的宣传资料或广告印刷在景点指南中。因此,理性在文学作品中提取出云南自然风景中的民族文化内,历史沿革,人文背景等,也是向世界介绍云南,使云南以更多的文化方面的高品质形像走向全国的主要举措。

文学的力量是强大的,帕男之所以创作这么一部报告文学,最主要也是最关键的目的就是以文学揭示云南的生态发展工作发展精神发展理念发展的平衡工作等。另外,在这部作品中,另外一个至关重要的主题也就是刚才所说的,民俗资源,包括泼水节火把节等。这些节日既寄托着强列的文化色彩又具有十分广义的文化共同体文化潮流的元素,而这些云南节日在世界的影响力及知名度之所以越来越高,实际上就得益于媒体刊物的有力推介,尤其是文学作品的推广。如云南的阿诗玛文化石林文化火把文化泼水文化及其丰富多彩的地域文化等在不同程度上推进了世界认知云南的宏观发展进程。这其实就是关于文学创作与云南生态建设过程中所存在的一个重要相互关系。

帕男在作品中指出,人对自然的一切“进退取舍”,包括对生态系统和环境的保护或者破坏,都取决于其生存需求的价值取向。生态文化以“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生存智慧,“知天畏命”“生生不息”的道德意识,“仁爱万物”“爱有差等”的道德情怀,“和谐共生”“与天地参”的道德理想,拓展了人类的道德视野;揭示了人类是天地万物中的一部分,与自然息息相通;启迪人类要认知并掌握天地人和自然万物之本性,树立敬畏生命、尊重自然、顺应自然规律的生态意识和价值追求。

生态文化契合了生态文明价值观的本质特征,为改善人与自然的关系,推进经济社会转型和生产生活方式转变,提供强大的思想源泉和精神支撑,成为21世纪人类可持续发展,克服生态危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文化选择。这也是帕男创作这部作品的主要目的。以文学的形式讲好云南故事,也是历史赋于新时期云南作家神圣使命。

(三)关于帕男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的批判现实主义倾向。在这篇论文中,我们从文学创作角度所谈论的另外一个就是关于这部作品批判现实主义元素。在云南整个生态建设中,民众自身的觉悟程度,发展观念的差异,贫穷与富有形成鲜明对比的两极分化社会形态,留守现象等都是我们在进行云南生态建设中所遭遇的现实问题。这些问题随着云南各民族人民的共同努力都会得以改善和解决,但在没有解决之前凭借文学的现实主义批判力量至少能够推动整个云南生态建设中不同社会群体的觉悟层面。因此,关于云南生态文学的重要性也就十分明显的凸现出来。这种强烈的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倾向主要体现在了作品的文字当中

(四)云南有一支关心支持云南生态建设的文学队伍是云南之幸。帕男在这部作品中尤其提到着名诗人于坚老师关于云南生态环境的忧虑与关注。实际上,于坚在这部作品是第一个出场的重要人物。帕男在这部作品中以极其浓厚的笔墨描述了这位着名诗人对故乡的现实主义情感。面对世界主义的喧嚣,他坚持书写一种地方性的经验和记忆;在未来主义的神话面前,他正视此时此地的生活所焕发出来的价值。他的言辞激越,但内心柔软;他的思想有着针尖般的力量,情怀却是广大、宽阔。他把人心所受到的伤害,通过语言来抚慰,正如这个世界的生态遭到破坏时,总是语言最先站出来抗议。于坚的写作,饱含着他对精神生态和自然生态的双重关怀,值此严峻的时刻,特以生态文学的名义向他致敬。

另外,雷平阳也通过文学手段向全世界展示了云南文化的历史沿革和现在的文化形态,成为着名的云南文化使者。文化的力量及文学的力量都是促进社会全面发展的理性因子。

(五)关于云南少数民族文化层面的阐述。帕男在这部作品中,不仅描述了云南少数民族文化的复杂形态,还阐述了云南文化与中华文明源远流长源源不断的整体性。因为帕男在作品中进行了比较规范,客观的分析工作,我们在此基础上引用他的文字作为论文内容。

(六)关于帕男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的文明意识与社会发展意。在伟大而脆弱的自然面前,人更需要有所作为。文明的进程如同滔滔江水,川流不息。在历史的长河中,盛极一时的古代埃及文明,来了,又走了,只留下金字塔望穿古今行者;灿烂多姿的两河文明有如昙花一现,转瞬即消失在了中世纪的刀光剑影中。作为人类文明的载体,大自然洞察古今,默默无闻地为人类保留着根脉、祈望着未来。人类社会发展史已经证明:何时、何地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就有利于人类的发展,自然万物兴盛;反之,则人类与自然势必两败俱伤。

中华文明之所以能绵延不绝,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的民族文化具有崇尚自然的文化传统与天人和谐、物我合一的思想与智慧。追求和谐,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大道中生,和而不同。与西方文明的“争”字特质相反,中华传统文化的特质在于一个“和”字。这种“和”的哲理,充分体现在儒家的“仁义”思想、道家的“天人合一”思想和佛家的“万物平等”精神之中。如儒学认为“天地生万物”,人与万物都是自然的产物,主张“仁民爱物”,由己及人、由人及物,把“仁爱”精神扩展至宇宙万物,把侍奉大自然放在首位。礼的第一位是“上事天”,也就是把天地视做万物繁衍之本,应当尊重大自然的客观规律,不要反其道而行事,否则就会不安宁。

(七)帕男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是一部想象共同体口号之下的优秀代表作品。就写作身份而言,他拥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的光环,同时又有着某种政府官员的社会地位及其政治地位。在这样的身份上进行文学创作,首先遭遇的就是体制内创作与民间创作的优势地位。他可以是理性的,也可以是感性的,甚至是以社会观察家的身份进行文学艺术的创作。他可以不是纯文学艺术的文学创作,但绝对是关于人类命运及其民族命运思考之下的书写成果。以民族题材进行文学创作,实际上是想象共同体潮流之下最直接的文学思考与文学创作。既是针对想象共同体文化模式的实践,又是对中华民族整体文化层面的总体思考。

想象共同体的概念及其口号其实就是用一句话就能表达的东西,即通过全世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达到消除世界范围内各民族之间的文化差异,经济差异,道德差异,意识形态差异,品德差异,地域差异,肤色差异天下一体的目的。实际上,在许多来自社会各种不同类型民族部落的读者那里,尽管对于想象共同体的概念有其不同层次的理解,但是,总体的理解都不会超出这一范围。或许,这就是关于共产主义社会的另一种注解。在想象共同体的风潮满卷全球的情形之下,我们最关注的其实并不是来自经济战线的统一,而是文化的全球性如何统一的问题。这些问题实际上最后是落在了世界范围内的作家或诗人那里。

这些来自不同民族,不同地区的作家或诗人正在以不同性质不同类型的写作开始庄重的思考想象共同体之下的文学创作模式及其文学方针。尤其是在五十六个民族集为一体的中国,对于这一问题的思考最为突出也最为厌倦。在这么一个充满数千种语言的东方神秘国度里,他们所承担的文学思考远比西方世界几个国家甚至几个民族使用同一种语言同一种文字所承担的文学思考要复杂许多。尤其是,在中国五十多个民族的文化思考中,最终还要承担一个这些不同民族之间的文化与中华民族总体文化的交汇思考。这似乎是涉及着一个更为重要的话题就是,如何达成中国五十多个民族的文化内外部的协调统一,如何达成中国五十多个民族的文化与中华民族主流文化的协调发展,如何达成中国五十多个民族的文化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协调最终则关系到整个中华民族文化与世界接轨的问题。我们中国的许多作家正进行这方面多方努力的同时,他们更善于从传统文化的层面去寻找与世界文化的交汇。

帕男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从表面上来看,似乎是从整个少数民族地区全面发展的角度展开书写的进程。但是,实际上通过对云南不同民族之间文化风俗人文等方面的细致描绘,使云南这一多民族的文化成份得以比较之外,还为他们之间达到文化的交汇找到了契机。也就是说,民族大团结是促进文化协调发展的主要根基。如果没有一个民族大团结的局面为文化的协调统一做后盾,实际上还会促使民族主义思想的激化与激进。

(八)如何使用非本民族的文字去进行本民族内部的文学创作,实际上这是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中所遭遇最艰巨也最复杂的问题。一个作家可以使用不同的文字进行创作,但是其潜意识当中的文学思考,包括书写习惯等行为其实还是为了维护本民族的文化特征。他们必须通过别人可以看得懂的文字去展示本民族的文化内部道德内部价值内部风俗内部,等于是借助其他民族的文字展示自己文化的尊严流程。这其实是一种间接的文化示威并不是真正的文化协调与认同。

我们之所以在本文中特别推出中国作家帕男为例,是因为他始终有一个极其复杂的身份在那里明显的证明着某种不同文化的交融特征。他本身是一个瑶族身份的作家,一个没有本民族文字的作家;另外,旅居的目的地又是在少数民族集中的云南楚雄地区。这种复杂的身份促使他必须以更严谨的态度去处理复杂的写作机制。狗是瑶族的图腾,可是当他面对彝族及其苗族之间的不同图腾时,心理首先遭遇的冲击就是本民族瑶族图腾的瓦解或崩溃,他必须接受一个崭新的图腾去转变自己信仰的形式以达到与当地云南土着内外形式上的交替。在这一图腾的交替过程中,实际上还存在着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在于,脱离了本土语言及其文字的创作是否属于一种对本民族文化外在形式的背叛呢?写作的目的可以是肯定的,但是其中所涉及的文化信仰却是值得怀疑的东西。在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当中,帕男曾经使用了大幅度的篇幅去展示民族的文化活动或宗教活动场面。

(九)帕男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在写作过程中所遭遇的第三个重要问题是如何解构当今云南及其少数民族的文化形态。现阶段云南方言形成的主要基础是汉语。并且在今天的云南方言还存在着一些距离遥远的某些地区的语言方式。因此,如何定位云南的母语与现在各民族之间仍然沿用至今的民族语言的内部性是一个事关如何解构当今少数民族文化大局的重要问题。

在西方国家文学创作过程中,所遭遇的文化解构模式非常简单。它几乎是一个简单的内部环境相互作用的过程,不像中国数千种语言的相互作用关系那样显得特别复杂。这中间,中国的语言学就不可避免的成为一个复杂的体系。在甲地可能是一句包含褒义的语言,在乙地极有可能包含贬义。帕男在解构云南语言体系时,就曾经创作过一首诗歌《云南方言》。除了云南的语言形态之外,帕男还针对云南某些姓氏的沿革作出了详细的描绘。

(十)帕男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关于西方国家对云南地貌及其地质自然环境的关注。实际上,在想象共同体理论关于民族关系的论述中就提到过地域因素。那么这种地域认同的基础则是建立在不同民族之间的相互考察及认知的基础之上。为了证明西方国家对中国地域的认同意识,帕男在帕男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的《保山:“人类的双面书架”》一节中详细描绘了这一过程。

(十一)关于帕男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的经济元素。所谓的文化一体化实际上就是关于经济一体化方针的辅助性概念。如果没有经济做后盾,那么文化的发展就无从谈起。帕男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以史料纪实的形式准确概括了云南产业结构调整后经济状况。

十二)(略)

(十三)在关于帕男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历史人物的描述问题。如何使已经静态化的历史人物成为动态形象展示在读者的眼前,是帕男写作技巧的提升与突破。因为,这种动态化的处理不同于古代人物文学题材处理的方针,而是将他们融如现实生活融为整个云南全面发展的现实环境当中,并起到承上启下的连结作用,所以,帕男采用了蒙太奇的处理方针,使这些历史人物鲜活的活在当今世界并相应作出某种预言式的历史结论或前瞻性讨论。在帕男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当中,让几乎上下5000年的历史先哲人物,文化人物,地理科学家充满生机的呈现在我们面前,实际上展示的中华儿女文化及其文明源源不断源远流长的生动场景。

另外,除了浮雕式的展示徐霞客李元阳的形象之外,屈原,柳宗元,黄庭坚,阚祯兆,王元翰,骆宾王,凌粼,孙髯等也相继出现在作品当中。

(十四)关于帕男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的大理作家及生态散文。(略)

(十五)关于帕男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的主观楚雄情节。实际上,帕男能够以饱满的创作激情创作《滇,我的那个云南》既是对于云南的全方位认同感,又是对第二故乡楚雄的热爱。他在书中庄重的写道:面对楚雄十月太阳历的庄严神台和高大的神柱,我们仿佛看见那圣洁的太阳女的在顶礼膜拜后的黯然神伤

帕男的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是一部将自然,生态平衡及其生态建设,人文主义,宗教信仰,人生哲学,民族文化与主流文化元素融为一体的报告型文学作品,具有特别重要的挖掘意义。另外,帕男作为生活在云南这方土地上的外省人,其灵魂及血液都已经和云南的灵魂融为一体。从他的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可以看出一名旅居云南诗人对第二故乡的深情厚谊。我们不妨可以把帕男称为云南文化的传承者。

当然,我们这篇关于帕男报告文学《滇,我的那个云南》的分析研究论文限于篇幅,有许多精彩的内容我们没有提到。不过,我们相信,那个濒临死亡的滇池在云南人民的共同努力下,一定会复归往日的清澈与生机,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完美无缺的滇池!谢谢大家。

???????????????????????????

?

作者简介:

苗洪,男,祖籍江苏,现居海南省海口市。上世纪70年代出生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高级政工干部家庭,其父魏昌海系海军政治部树立的政工干部标兵,曾于六十年代奔赴越南参加抗美援越并获得时任越南总理范文同签名赠送的“团结战胜美帝徽章”。苗洪在部队长期从事党和国家的政策宣传工作及其各类文学作品的评论工作,并同时长期受聘于海南人民广播电台社教节目主持人。2013年为支持云南诗歌的发展辞去工作,专门研究云南诗歌,不到五年时间共发表文艺评论200余篇总计100万字。着有长篇评论着作《致命的失语与觉悟·帕男诗歌专论》《中国诗歌的通古斯大爆炸与告别韬光养晦的帕男》《一个瑶人的圣经·帕男诗传》等。

??????????

?

帕男简介

帕男,原名吴玉华,瑶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学会会员,《37度诗刊》总编辑。有作品在《中国作家》《诗刊》《诗选刊》《中国诗人》《海外文摘》《星星诗刊》《扬子江诗刊》《当代文学》《人民日报》《云南日报》发表。着有诗集、散文集、长卷散文、长篇报告文学、报告文学集《男性高原》《高原潮》《阳光地带》《落叶与鸟》《天地之孕》《多情的火把花》《裂地惊天》《穿过神话之门》《魂牵五台》《帕男诗选》《一个皇帝出家的地方》《落花,正是一个旧时代的禅让》《一抹秋红》《俚语湘南》《芳泽无加》《火之韵》《等我驾到》《第37只兽的阵亡》等二十余部。《帕男诗选》获第十九届鲁黎诗歌奖、第十九届柔刚诗歌奖提名奖。2015年获首届“中国城市文学”二等奖。



?

?

帕男,一个诗人报告文学家 - 人物纪实 - 开元电子棋牌_富阳开元棋牌_kg开元棋牌客服 开元电子棋牌_富阳开元棋牌_kg开元棋牌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