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纪实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纪实 > 惊天发现跨越两万年绵亘时空

惊天发现跨越两万年绵亘时空

作者:熊 玲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5-01-06

? ??

? ? 新年伊始,一本大部头的重磅书,“掷”向淘书网、当当网、蔚蓝网、北发图书网、中国图书网、京东商城、亚马逊(卓越网)……新书架,书名赫然写着——《云南两万年》,作者黄懿陆。全新的可追溯和穿越两万年的时间跨度的人类文明起源学说,在我们充斥了正统历史学说的史料里、在代代相因的历史教科书中,乃至公众的历史常识里,这无疑是一个极具颠覆性的全新理论,是石破天惊的发现和对人类文明史的最新解读。《云南两万年》一书将展示怎样惊世的探索成果!? ? ? ? ? ??

凿然首论两万年世界文明史发轫与滥觞

? ? 我省着名文化学者黄懿陆先生编着的《云南两万年》,是我国第一部叙述云南、同时也是叙述中国和世界有两万年文明史的通俗文论集。该书在对抚仙湖水下遗址出现的文字符号、图案进行详细考据之基础上,从DNA鉴定学、考古学、易学、文字学、文献学、科学数据计算等方面,言之凿凿论述了抚仙湖水下遗址出现于两万年前。在两万年前,抚仙湖遗址尚建在岸上,大约是遗址慢慢沉入水中之后,文明人类才向世界各地迁徙,这个遗址无疑成为了世界文明最初的发轫和滥觞,中国所有的学术课题在内涵上都与抚仙湖水下遗址的文字符号和图案有联系,一直延续到滇国时期和现代文明社会。

? ? 一项在史学界具有振聋发聩颠覆原有学术定论的重大科研发现,需要付出怎样艰辛的探索,“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方能得出如此新颖并拥有强大论据的观点。

? ? 早在大约4年前,与黄懿陆的中国和世界有两万年文明史密切相关的“中国易学起源云南”论着即获得了易经学术金奖,他的学术理论在易经学术界已获得普遍认可 。

? ??2010年6月,第13回世界易经大会在无锡举行,会上,云南省学者黄懿陆提交了名为《中国易学起源的考古证据》的论文,印证了他“中国易学起源云南”全新观点的学术论文、着作在大会上双获金奖。此项研究成果正是在研究世界文明史发轫于云南的研究过程中获取的。

? ? 世界易经大会是国际性学术交流会,自1997年起先后在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举办过12回。来自中国、美国、阿根廷、英国、意大利等26个国家以及我国港澳台地区的500多位易学专家学者参加本次大会。大会围绕“易经研究和实践,易经与自然科学、环境、文化、建筑学”等主要议题进行了探讨,大会共收到论文300多篇,入选文集123篇。

? ? 在为期三天的会议期间,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围绕大会主题,挖掘和弘扬易经“保合太和”的和谐理念,深入开展易经哲学思想的研究和交流,探讨运用《易》理在构建和谐社会中的实践意义。黄懿陆在《中国易学起源的考古证据》的论文中以抚仙湖水下遗址出现的人工錾刻日月图像为例,以文献上的“日月为易”论断为据,参照20世纪80年代考古发现易学数卦的研究成果,有力论证了抚仙湖水下遗址出现的人工錾刻日月图像演变为数卦的过程,提出中国易学起源于远古云南,时间在1.7万年前的观点,被认为“观点新颖,旁征博引,论述精辟,自成一家”,在大会上引起强烈反响,论文被评为大会唯一最高金奖,完整论证这个观点的着作《中国文明起源》亦被评金奖,由大会主席团专家评审委员分别发给证书和奖金。黄懿陆同时被大会授予“世界着名易经导师”称号。来自台湾的世界易经大会常务主席团主席徐芹庭在会议结束致辞时高度赞扬云南最新的易学考古研究成果,提出将在中国安阳和台湾、马来西亚分别召开一年一度的年会之后,适时考虑在云南召开一次世界易经大会。

? ? 自古以来,一部《周易》使天下人迷惑不解。迷信乎?玄学乎?科学乎?众说纷纭、议论不断。黄懿陆另一着述《史前易学》(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认为,《周易》既是对数字易卦的传承,同时也是基于数字易卦的研究成果。对于数字易卦起源的研究,就是史前易学建立、形成的开始。研究史前易学,对于搞清楚易学起源于巫术,还是起源于科学,特别易学是否可以冠之“大道之源”的桂冠,是否可以领衔于“群经之首”,有着特别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惊天发现缘于学者睿智而积累丰厚的学识

? ? 提出“世界文明史起源于云南抚仙湖遗址”这一惊世骇俗理论,最初的线索来源于有央视参与的一次轰轰烈烈的抚仙湖水下遗址考察,那次新闻事件可谓虎头蛇尾,许多来自学界和媒体的关注,止步于水下考察的平淡收官。而黄懿陆的思考此时却刚开启闸门。

? ? 位于玉溪三县之间的抚仙湖就像一只倒置的葫芦,微微向东倾斜。如同古希腊罗马神话里的那只魔瓶,稍许倾斜,就会露出它所隐藏的一些秘密。然而,现实中的抚仙湖我们对它了解至多是:中国最大的深水型淡水湖泊,珠江源头第一大湖,属南盘江水系,位于云南省玉溪市澄江、江川、华宁三县间,距昆明70多公里……普通人的眼光仅止步于它那波澜不惊,“天光云影共徘徊”的湖面,而学者黄懿陆以一个学者睿智而知识积累丰厚的大脑,考评出了抚仙湖底那蕴藏颇深的历史隐秘。让我们跟随云南中华文明研究会副会长黄懿陆一起去探寻……

? ? 在1990年在《山茶》杂志的一篇记叙中,黄懿陆就像是一个浪漫纯粹的文学青年,彼时的他,“悲落叶于劲秋,喜柔条于芳春”,文章由心而发,咏物抒怀,善于关注自然和一切美好的东西。

? ??20年后,当他经历了从官员到作家再到报人、学者的多种身份蜕变,眼光掠过故乡的草木、风土,专注于浩瀚的历史民族文化,成为着作颇丰、有着独到见解的民族文化坚定拥趸者时,他展现出了另外一种和现实联系更加紧密的才华。

? ? “我的每一本书,都有观点出彩、创新和堪称第一的学术探索和历史发现。”黄懿陆毫不掩饰自己的成就。2001年转入学术研究后,他很快成为云南历史、民族文化界最活跃的学者。他的论文《东汉白狼歌是越人歌谣》被中国人民大学报刊复印中心全文收存;一本《滇国史》成了云南大学考古研究生必读书。尤其是随着数次抚仙湖水下考古的进行,他的研究逐步指向世界文明起源:人类文明同源,源头在云南;西方圣经中的“伊甸园”在云南;中国易学起源时间在1.7万年以前……这每一个结论都无疑都是一次惊世骇俗的爆发。

? ? 岁月迢递,寒暑易序,如今的黄懿陆随着他的世界文明史起源学术研究的步步深入,更加与抚仙湖结下了不解之缘。抚仙湖仿佛一块传说中的魔法水晶,将这位先越后裔的目光,从壮乡文山引向远古,横穿两万年,为我们展示了云南史前文明的神秘与璀璨。

事实上,他的重大学术发现,一切都围绕抚仙湖水下遗址那个人工錾刻日月图像而展开。

? ? 2006年第二次大规模抚仙湖考古活动中,潜水员耿卫回到岸上,给在场的专家学者画出了两个据说是在“高塔”上看到的图案,这两个图案一左一右,左边那个是六条线围绕着一个圆圈,右边那个稍微复杂一些,这个结果显然没能让岸上满怀期待的各界人士一个惊喜,在场的专家都困惑了,这两个看似很简单的图形,怎么从未在已知的考古活动中发现过?

? ??“起初很多人认为是两个太阳,我觉得不对,”黄懿陆回忆说,“符号是人类设法保存下来的古老记忆,这两个完全不同的符号应该不仅仅是表达两个太阳那么简单。”

? ? 那一刻,他惊喜于自己的直觉,“了解遗址的出处和它的价值,首先要读懂古人留给我们的文字和符号”,他清楚地感觉到,打开水下古迹秘密大门的钥匙就在这些符号之中。

对困惑穷究不舍他触到了文明源头的端倪

? ? 彼时,作为知名学者的黄懿陆初涉这个困惑之时,当第一次走进潜水员耿卫家,他就被惊呆了。只见耿卫家中墙壁上贴满了各种各样的符号印记,甲骨文、楔形文字,还有石刻上的文字临摹——这些都来自于耿卫的水下探索。

? ? “如同走入了未知世界,”黄懿陆讲起他当时的感觉,瞬间就仿佛被谜团包围。他表示,“这些秘密涉及的可能是人类文明起源的真相,并且可以廓清、解决中国文明独立起源和人类文明同源乃至中国文明寻找不到源头的尴尬问题。”

? ? 一个悬疑,一个困扰史学界始终无解的历史悬疑,或许因这一发现,最终得以破解。多年来,无数的猜想在酝酿,求证、推断、定位,每一位研究者都试图触摸谜底的核心。广泛而热烈的争论、互有碰撞激发的智慧之光使抚仙湖升温不止。

? ??回到昆明后,黄懿陆对于潜水员提出的问题穷究不舍,他未止步于专家们共同的困惑,在对图象经过系统的研究后,黄懿陆给出了最让人震惊的观点。他通过研究图象中一个不寻常的三角形符号,大胆提出了人工錾刻图像即为日月、阴阳的观点,并阐述了这一符号的时代背景和它所蕴涵的早期易学原理,从而将中国的易学起源推至1.7万年前乃至更远。

? ? 《中国先越文化研究——从壮族鸡卦看<易经>起源》、《人类文明溯源——中国抚仙湖水下古迹与苏美尔人研究》、《中国文明起源——从1.7万年前到春秋战国的易学模式》、《商族源流史》、《史前易学》等着作相继出版,几乎都是在学术界的振聋发聩之作,让他越来越触模到了世界文明源头的端倪。

? ? 在黄懿陆的55个探索发现中,每一个都是令人惊讶的文化现象和欲避不能的客观事实。而围绕抚仙湖水下遗址进行的研究结论最为大胆。其中有关中国易学起源于远古云南、时间在1.7万年前的观点获得了学界的广泛关注,冥冥中也似乎暗含天意。

? ? 在面对强大的学术惯性和虚无的“传统”研究者,黄懿陆认为抚仙湖水下遗址的出现是学术界无法否定的一个事实。在中国乃至世界浩如烟海的文献当中,没有记载;在所有学者的导师当中,从来就不具备这方面的知识,更没有传承。要研究已是客观事实而前人没有发现的东西,要耐得住寂寞,甚至还得面对传统思维研究者的冷嘲热讽,生活中不乏接受了传统教育且不愿多学因而不敢越过雷池者的谩骂和斥责,特别是还得以无助者的心态去面对众多今朝有酒今朝醉者的冷酷和漠然。作为一个学者要有学术的穿透力,只要认准了有根可循,有源可溯,有据可考的事实,勤于思考,就会求学成功。但是,他们的思想和成果要得到社会的推崇,得到学术“权威”的认可,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漫漫无期,有可能需要几代人之后方可得到认可。

? ??目前,还有一些人无视抚仙湖水下遗址的存在,甚至认为只是一些自然形成的东西。黄懿陆表示,要彻底看清抚仙湖水下遗址的真面目,没有政府的重视,国家或国际考古力量的联动和参与,仅凭某个人或少数人的力量是无法完成的。

神秘石刻符号和图像等遗存让世界文明史前移

? ? 抚仙湖水下遗址究竟出自何时?近20年来,考古学界对这个谜莫衷一是,刚开始有人认为“出自于东汉时期”、也有“可能是滇国的遗迹”、“应该是俞元古城”等等,各种猜测不一而足。而通过对已发现的文字符号、图案和一些打捞文物的研究,黄懿陆为什么能够推测出建筑群建造时间大概在距今约2万年。

? ? 黄懿陆认为,通过对抚仙湖水下遗址神秘符号或图像的解读发现,遗址与中华文明乃至世界文明起源有着不为人知的关联。譬如,就四大古国之一的巴比伦而言,他们关于天地的形成是依赖了三角形大神马杜克的作用,关于这个传说他们有考古文物支持,我们的抚仙湖水下遗址出现人工使用金属器錾刻的日月图上也表现出了三角形代表天地、代表日月、代表男女、代表数字的作用。二者比较,抚仙湖水下遗址出现的文物和符号要比古巴比伦早得多,比较的标准是古巴比伦的出土文物的人像穿着华丽的服装,抚仙湖水下遗址没有完整的人像,只有三角形和日月图像。

? ? 与此同时,相关研究者们还发现了令学术界苦寻无源的甲骨文形体结构竟然与上述石质文字符号和图案也存在渊源关系;青铜器和大型祭祀建筑的起源也与抚仙湖水下遗址有关;一些迹象还表明,西方《圣经》中提到的伊甸园就在云南;创造两河流域美索不达米亚的苏美尔人根也在云南……

? ??“世界文明同源,出自抚仙湖水下遗址”,黄懿陆表示,通过对比研究金属器錾刻的符号、图像以及干栏式建筑的遗迹,可以发现抚仙湖水下遗址与已知人类文明最早发源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存在同源关系。

? ? “文明起源所需的四个基本元素,在抚仙湖水下遗址得到了一一印证。”黄懿陆激动地说,“毫无疑问,研究抚仙湖水下遗址可以拓宽我们的学术研究思路,开阔学术探索眼界,在更广阔的层面上拓展中华文明的起源研究的空间和范围。”

? ? 随研究的深入,惊世观点一再曝出:抚仙湖水下古城就是“伊甸园”。

? ? 苏美尔人曾在两河流域创造了人类最早的文明之一。现代考古资料证明,苏美尔人是黄种人,他们发明了人类最早的象形文字——楔形文字,他们的语言接近于汉语,他们创造了最早的灌溉系统,发明了犁与轮子,培植农作物。但考古文献也同时证实,苏美尔人并非“两河”的原住民,他们来自一个未知的源头,有观点认为,这个源头就是《圣经》中“伊甸园”的所在地。

通过不断深入的研究,部分学者提出惊人观点:云南就是《圣经》中记载的“伊甸园”的所在地,而黄懿陆则具体提出抚仙湖水中遗址就是伊甸园。如果确认抚仙湖水下遗址发现的“三角形”符号,与两河流域考古层上的符号一致,将意味着抚仙湖水下遗迹和世界上最古老的两河流域文明有所关联。

? ??“三角形”或是打开伊甸园的秘匙。这似乎又在向黄懿陆新的世界文明起源说靠拢。

? ? 黄懿陆介绍,福建教育出版社曾出版过一本名为《世界文明通论》的书籍,该书是中国社科院重大A类科研项目。书中提到:大约5万年前有一批智人生活在现在的滇缅一带,15000年前分三个方向迁到了世界各地。由于苏美尔人并非“两河”的原住民,一些观点认为,苏美尔人的源头就位于现在的滇缅一带,这一地区同时也是《圣经》中记载的“伊甸园”的所在地。“甸”字暗藏玄机或同“滇”。吉林学者宫玉海倾尽一生心血研究《山海经》,他用语言学并结合当代考古实证,认为《圣经》记载的“伊甸园”就在云南,其中“伊甸园”中的“甸”字,“甸”通“滇”,云南古有滇国,认为二者有渊源。

? ? 据了解,至今在云南范围内叫“甸”的地方还真不少,大理米甸、保山施甸、楚雄插甸、思茅保甸、玉溪塔甸、红河倘甸以及昆明寻甸等。在我国正式出版的地图中,除贵州有个罗甸县外,其他地区没有以“甸”为名的地方。

? ??为解开《圣经》中“伊甸园”所在地的谜团,英国学者拉夫尔·伊利斯在《埃及禁果》第二章中说:我们真正在寻找的是与“伊甸园”比邻的四条大河,而这几乎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凡是大的河流,只要平行奔流一段流程后,总会汇成一条更大的河流。因此,这种地形简直可以说是不存在。

? ? 看来有必要寻找四条大河揭开谜团。然而,云南境内就有四条并行奔流的大河。而距云南不远,在缅甸境内有条大河叫伊洛瓦底江。

? ? 苏美尔人来到两河流域(即幼发拉底河及底格里斯河,位于今伊拉克地区)后,依然沿用了此前居住地域的一些名字,例如“幼发拉底”这个名字有可能就是沿用了“伊洛瓦底”,二者谐音。

? ? 黄懿陆说:《圣经》中记载,伊甸园有四大特征:四季皆春,鲜花盛开,气候宜人;狮子、大象、老虎等猛兽与人类“和谐相处”;在伊甸园西南面有座雪山,终年积雪不化;有四条河流,有一条盛产金子的河流,指的可能就是金沙江,分别向东南西北流去,其中一条大河贯穿全境。云南有孔雀、大象,人与动物和谐相处,气候温暖,这些和《圣经》当中描述的人类理想的栖息地相似,四个特征也与云南全部吻合,境内有四条大河,金沙江流入云南后转向北流入四川,元江向东流入越南称红河,怒江在流入缅甸前向西折流,澜沧江自北而南贯穿全境。

? ??要证明抚仙湖底古城遗址即《圣经》中的“伊甸园”,还必须要有东西方文化融合交汇点的证据。黄懿陆认为,抚仙湖水下遗址既有干栏式建筑,又有大量的石质建筑;在水下遗址的东部地区曾出土过欧洲文明代表性文化遗址——莫斯特文化。此外,在抚仙湖水下还发现了一个上古遗址,还有一座通天塔,石质上文字符号和图案与两河流域的相同,在时间上却又早于两河流域。

? ? 黄懿陆还发现,抚仙湖水下古城并不是地震等地质因素导致地面下沉的,而是以每千年6至7米的速度日积月累下沉形成到了今天的位置。这个下沉速度所需的时间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他的学术观点,让他将人类文明史前移了上万年,让一个神话一样的史实“浮”出水面。

学术界对水下遗址一样的探索不一样的推论

? ? 中央电视台2001年的水下考古探秘直播,喧闹一时,最终只化作一场直播秀,而所有悬疑留给观众的只是“待续”或“且听下回分解”,难以作出一个明确的结论。

? ? 而黄懿陆对抚仙湖水下遗址的执着钻研却产生了持之有据的成果。

? ? 黄懿陆认为最有价值、最昂贵的发现,是人工使用金属器錾刻在石质构件上的日月图案。世界上物象最简单,最具有能量的是太阳和月亮,有了它们,就有了世界,有了万物。对于太阳、月亮作为万事万物的主宰,作为宇宙的代表,凡是学者抑或平民百姓,都没有异议。就文字而言,学术界只知道中国记有阴阳的文字出现于西周时期,但是,考古文物中的阴阳观念以什么形象来代表,我们还不知道。抚仙湖水下遗址的出现,使我们知道了阴刻的东西就代表阴,阳雕的事物就代表阳,明古老的阴阳观念出现在远古云南抚仙湖水下遗址。

? ? 而对于抚仙湖水下遗址人工使用金属器雕琢出来的“日月为易”图像,一些人却认为它们作为文明起源的代表,显得证据太少,黄懿陆认为这种判断有失公允。他一直在做抚仙湖水下遗址人工使用金属器雕琢出来的日月为易图像的研究工作,仅就其内涵就写了四本书,有200多万字。他相信抚仙湖水下遗址人工使用金属器雕琢出来的日月为易图像与天上的日月一样具有巨大能量,并可作为文明起源的代表性考古证据,因为天上的日月可以照亮全世界,直接为人类创造文明发挥巨大的作用。同样的道理,抚仙湖水下遗址人工使用金属器雕琢出来的日月图案,同样可以作为人类文明学术研究提供巨大内涵的证据,只是图像的解读与文献解读的方式有一个过程,人们目前无法释读这个图像内涵而未能理解它的重大意义罢了。由于抚仙湖巨大的学术价值,可以解决世界学术界解决不了的学术问题。

? ? 黄懿陆认为,没有任何学者可以否认抚仙湖水下遗址的客观存在,也没有否认抚仙湖水下遗址具有挑战性。根据对人工使用金属器雕琢在石质构件上日月为易图案的研究和解读,相关学者研究提出:抚仙湖水下遗址具有中国是世界文明的起源母国、中国最早的太阳神崇拜、甲骨文形体结构、青铜文化、易学及其伏羲文化、母系氏族社会、仰韶文化、圣经文化起源于远古云南等八个方面的挑战意义。这等于在说,这些学术领域的起源问题实际上还没解决,没有结论,尚在争论,尚在寻找证据来证明的讨论当中。

? ? 黄懿陆认为,世界文明同源之争,皆出自抚仙湖水下遗址。通过对比研究金属器錾刻的符号、图像以及干栏式建筑的遗迹,可以发现抚仙湖水下遗址与已知人类文明最早发现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密切关联。

? ??由于抚仙湖水下遗址的外貌特征和内在的文字符号、图案只与七千年前出现的文物接轨,故对抚仙湖水下遗址的研究对所有学者而言都是一件新鲜事物,大家以往具有的知识和水平都不能直接对抚仙湖水下遗址进行直观的解读和研究,因而,目前对抚仙湖水下遗址的研究还需更有力的佐证。

抚仙湖水下古城真就是“伊甸园”所在地?

? ? 综上所述,按照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澳大利亚、印度、巴西、黎巴嫩、南非等10个国家人类学家DNA的研究结论和黄懿陆的研究成果,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拼接完整他的世界文明起源说的概貌:玉溪抚仙湖底遗址就是《圣经》中记述的“伊甸园”,同时,它也是所有人类文明的发源地。人类自非洲大陆诞生后在那里生活了很长时间,在一次最为重要的迁徙后,他们来到一片已经存在6亿年的古陆上安居,这一停留就是上万年。上万年间,这片古陆由于地质活动在缓慢下沉,人类栖身的聚居地也受到了影响,早期建筑的城池已被淹没在水中。这时候,一部分族群来到了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之间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他们的智慧在那里生根发芽;而另一个族群则长途跋涉来到了美洲大陆,创造了玛雅文化,但还是有一部分族群选择继续留在那个下沉的古陆,因为那里有他们创造的“伊甸园”。

? ? 《圣经·创世纪》中记述,耶和华神在伊甸的东方建立了乐园,把所有的人类安置在那里。有河从伊甸流出滋润那园子,从那里分为四条。拥有全世界最多读者的《圣经》中关于伊甸园的寥寥数语在几千年来引得众人追寻,不少专家、学者认为,《圣经》中记载的伊甸园一定存在于地球某处,而这几句话也成为了人们寻找这个孕育真善源头之地的地理坐标。从上个世纪以来,东西方都有一大批学者在世界各地寻找伊甸园的踪迹,他们把考古发现、文化遗存等带来的线索梳理个遍,也提出了不少观点。

? ? 从地中海到安纳托利高原,到埃及,到美洲,再到中国的西藏、四川等地都曾经宣称自己就是伊甸园所在地,目前获得较多人支持的是“两河流域美索不达米亚文化发源地就是伊甸园的原型”,支持者称,居住在两河流域的苏美尔人在公元前5500年左右来到两河流域,他们在这里创造了楔形文字、天文历法、数学、建筑等人类最早的文明,还有古巴比伦的灿烂文化,这里就是文明的孕育地——伊甸园。

? ??早先,就有专家提出,认为两河流域是伊甸园的人忽略了一点,就是苏美尔人并不是两河流域的土着,他们是一群“外来人”,他们的高度文明和先进历法都是先前的居住地“带来的”。那么,苏美尔人又是从哪儿来的?他们的高度文明是谁创造出来的?如果在古代社会真的存在一个伊甸园,那苏美尔人的祖籍会不会就是伊甸园呢?它的地理位置究竟在哪儿呢?答案似乎已在黄懿陆的学术研究成果中。

? ? 抚仙湖水下 “看不懂”的符号,就这样破解《圣经》开篇创世?

? ? “我们就是抚仙湖水下遗迹的解密者。”黄懿陆说。

?(撰写本文时,作者曾参考或采用了民族时报、玉溪日报、生活新报等媒体记者的相关资料,在此表示由衷感谢。)

? ? ?相关链接——

? ? 黄懿陆,壮族,史前文明研究学者。小说《晨》1981年获云南省少数民族文学奖;散文集《古林幽思》1997年获全国壮族文学奖;1995年出版中短篇小说集《龙山女》、《风雨征程》。继出版《滇国研究》、《滇史散论》后,2004年出版的《滇国史》被云南大学民族考古研究与文物评估中心列为研究生必读书,2011年入选《云南文库·当代云南社会科学百人百部优秀学术着作丛书》。其后出版《考古》、《中国先越文化研究》、《人类文明溯源》、《商族源流史》、《史前易学》、《中华布洛陀神史》、《中华民族起源》等着作。2010年,《中国易学起源的考古证据》获第十三回世界易经大会学术论文最高金奖;《中国文明起源》获第十三回世界易经大会学术着作金奖并获“世界着名易经导师”称号。主编《中华历史文化探源》、《云南名人》、《云南边境农村反贫困研究》及丛书《云南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云南桥头堡建设》等30余卷。现为云南中华文明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云南省纪实文学学会副会长。

? ? 爱好史前史,特别注重易学与史前文明的联系,提出人类文明起源于阴阳之一元论观点。出版过《壮族文化论》、《滇国研究》、《滇史散论》、《滇国史》、《山海经考古》、《中国先越文化研究》、《人类文明溯源》、《中国文明起源》、《商族源流史》、《史前易学》、《云南两万年》、《中华布洛陀神史》、《中华民族起源》。现为云南中华文明研究会法人代表、副会长、秘书长、研究员,同时身兼云南大学民族考古研究与文物评估中心客座教授。

下一篇:

没有啦!
惊天发现跨越两万年绵亘时空 - 历史纪实 - 开元电子棋牌_富阳开元棋牌_kg开元棋牌客服 开元电子棋牌_富阳开元棋牌_kg开元棋牌客服